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少年溺亡 父母担主责

2020-01-26 点击:1429

2011年5月18日,在上学的路上,这名少年溺死在水库里。夏天已经有点热了。这一天中午,石林镇一所中心学校的六年级学生张梦和他同村的同学张岩、张林和王斌一起吃过午饭去了学校。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正处于玩耍的年龄,天气有点热。几个孩子心血来潮,决定去丰村大坝水库游泳来缓解夏季的炎热。

然而,悲剧很快就发生了。石峰村大坝水库是为拦河而建的水库。它过去被全村人用作饮用水,但后来它只用于农田灌溉。表面上浅的储层实际上分布在底部有大大小小的深坑。发射后不久,几个孩子开始一起玩。在追逐和玩耍的过程中,不太擅长水的张梦不小心溜进了图书馆底部的一个深坑。惊慌失措的孩子们急忙去拉张梦,但坑太深了。在几次惊慌失措的失败尝试后,他们跑回来告诉村里的成年人。得知这个消息的村民们立即赶到水库去营救张梦。然而,这时张梦已经沉入海底,水库的底部条件太复杂,无法确切知道张梦在哪里。村民们试图打开水库的大门,向消防警察求助。然而,为时已晚。只有13岁的张梦死于溺水。

父母悲伤而诉诸法庭

张梦的死对他的父母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。抚养孩子十多年的孩子说他们马上就要走了,张梦的父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。谁拥有水库,为什么没有警告标志;水库的上级是否负责;谁在管理这个水库,为什么不及时拯救它?孩子们为什么不一起去停下来?这个孩子在上学的路上出了事故,学校也应该承担责任,对吗?

了解相关信息后,张梦的父母针对这些不满,于2011年12月向石林镇中心学校山城区人民法院、水库石峰村委会业主兼经理、山城区水利局、水库附属供水站承包商刘静海以及一起玩耍的张岩、张林、王斌提出申诉。张梦的父母认为石峰村委会将水库承包给刘静海管理和使用。两名被告没有为水库设置警告标志,也没有明确禁止游泳,并设置水位深度和深度标志。他们未能履行全面的管理义务和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,导致张梦溺水身亡。两名被告对这起事故负有主要责任。张梦的死与七名被告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,他们应该对事故承担70%的责任。

未能履行监护义务的责任

案件审理后,原被告的几个当事人就责任的划分进行了激烈的辩论。山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定,事故发生时张萌才13岁。为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,张梦的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,对张梦的成长负有最重要的教育和保护责任。由于张梦父母对张梦监管不力,忽视安全教育和管理,张梦的安全意识薄弱,对危险事故的发生缺乏预见性和认知。结果,她淹死了,并对事故负主要责任。被告石峰村委会作为本案事故发生地水库的所有者和管理者,有义务采取措施对水库进行安全管理,并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。由于石峰村委会忽视管理,没有在危险区域设置任何明显的警示标志,因此对此次事故应负次要责任。被告张岩、张林、王斌和张萌都是未成年人。当这四个人在水库游泳时,他们无法预测在水库游泳的危险后果。虽然这三个人对张梦在游泳中溺水死亡的后果是无辜的,但张梦的死亡发生在与这三个人一起游泳的危险娱乐活动中。阈值

今年4月6日,法院裁定,张梦的父母自己应对事故承担60%的责任,被告石峰村委会应对事故承担30%的责任,被告张岩、张林和王斌共同承担10%的责任,而刘静海、山城水利局和石林镇的一个中心对事故不负责任。根据有关法律法规,被告石林镇石峰村村民委员会被判赔偿张梦父母4万元,被告张岩、张林、王斌被判赔偿张梦父母1万元(由三名被告的监护人支付),驳回原告的其他主张。

(本文中的人物是假名)

13岁的张梦溺水身亡。作为法定监护人,他的父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应该承担主要责任。作为水库的管理者,村委会没有设立明显的警示标志,应当承担次要责任。同行业的三个人分别有一定的责任。

责任编辑器:admin

浏览时间:时间

日期归档
巴士海峡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ipw2013.com 技术支持:巴士海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