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宝盖山下,我与两任团长的往事

2020-03-24 点击:1989

今天早上,一位战友在微信群里留言说,这么多年来,我最怀念在部队的日子。我相信绝大多数同志也会有同感。

在这段时间里,我写了许多关于我军旅生涯的回忆。我的同志们都说我的文章让他们回到了过去。事实上,为了纪念我的战友,我拨了弦。即使我停下来,我对军队的记忆仍然会久久挥之不去。

这座标志性的包盖山是我们的集体记忆。今天,我要告诉你我和两个团的过去。

先说说叶上校吧。叶上校也是我的邻居,住在我家门前的小院子里。

叶上校是个学者型的上校,会跳舞、写字、写字。当时,团里没有人能比得上他。散文写得好,诗歌写得好,不仅如此,军事专业素质是首屈一指的。那时候,我真的很崇拜叶上校,一直想成为一个像他那样会说会写的人。虽然我一直在努力工作,但我仍在迎头赶上。

叶上校虽然有点知识,但很有男子气概!

因为我是叶上校的邻居,叶上校家的厨房正对着我家。我可以在这里看到他厨房的活动,他的房子也可以看到我房子前面的情况。

那时,我的女儿很小,有时晚上会吵架。她前面是上校的家人,右边是政委的家人,特别害怕和他们吵架。所以到了晚上,只要这个小家伙一出声,我和我妻子就会赶紧起床去哄他。我的儿媳妇工作最努力,晚上经常睡不好。

我必须每天早上6点起床做早操。当我做完练习回来的时候,我会洗衣服,然后把它们拿到前门晾干。不管怎样,我起得很早。做一些工作是正常的。此外,我还可以让我的家人睡个好觉。

也是演习回来的叶上校,经常看见我在门前晾衣服。有一天,他再也受不了了。在团的交接会上,他说我们有些同志不应该一到家就洗衣服。大师们,他们应该专心工作。如果你洗衣服,为什么你想要你的妻子?

虽然他没有点名,但我知道一定是我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洗的衣服如此反感。当我回家的时候,我告诉我的儿媳妇,我洗完衣服后,我不会晾衣服。你起床后可以给它们通风。

事后,我们猜到了为什么上校会提到这件事。儿媳说你一定给了他压力。我说,我有能力向上校施压。媳妇接着说,你想啊,你天天洗衣服,嫂子(一家之主)不也能在窗口看见吗?我心想,这也是事实。媳妇补充说,有时嫂子会抱怨上校不做家务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没有答案。

叶上校是闽南男性的代表,而闽南男性一般以男性为主。相比之下,闽南的女同志一般都是贤惠温柔的。也许大男子主义是善良的女性同志的通病。

在那之后,我仍然洗衣服,只是改变了我的策略。

叶上校的前任是郑上校。我和郑上校的接触很少,主要是当警卫排长的时候。当我到达办公室时,郑上校似乎已经换了工作。

郑局长比较温和。那时,我是警卫排长,所以团里的领导偶尔会光顾我。当我第一次到郑上校家时,郑上校对我很好,对我的工作评价很高,这使我感到受宠若惊。

在郑上校的肯定下,我的工作变得更加有活力。

我记得有一年在团里的干部提拔会上,当时的参谋长刘好像建议我应该提拔为特务连的副连长。郑上校立即接过话头,说有很好的能力和素质。他不能让间谍公司去公司。当然,我不知道这次会议。那天我干部单位的一个兄弟参加了会议。他在会上做了笔记。会后,他兴奋地向我透露了这个消息。

在那之后,我被分配到山将军那里做第二任副连长。

说到这里,郑上校对我很好。后来,因为脚伤,他也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

郑上校是一位对军队有特殊感情的老领导。有一年,我的家人写了一篇回忆崇武二营的文章,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怎么转述给他的。看到它后,他非常兴奋。然后他动员他在泉州的战友,想邀请我们重游故地。他还说他将负责安排这次旅行。

得知这个消息后,我自然非常兴奋。

也许只有一起生活和战斗过的同志才能理解所有的过去的记忆,这些记忆是极其珍贵和感人的。

打动人的往往不是言语,而是感情!

代表团的两位团长当时看起来高不可攀,但后来,他们似乎很容易接触,而且他们都是亲骨肉。

按以下文字:我在这里找不到两位团长的照片,也没有把团部的照片放在这里。所幸的是,在网络时代,网上搜索,还是能找到他们的动态,截获两张老上校的工作照片,虽然没有军装在身上威风,但气质气质依然存在,军人性格依然存在!

作者:庆丰笑

男票每天都在教室要我

巴士海峡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ipw2013.com 技术支持:巴士海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