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媒体:全国那么多县 像刘建军这样的县长能有多少?

2020-03-06 点击:915

原标题:与其质疑县长的直播,不如鼓励官员深入网络,为人民做实事。近年来,县长组已经看到了很多“网络点击率”,引起了人们的注意。其中,大部分在网上直播,宣传当地特色农产品,效果良好。例如,在2018年第一届中国农民收获节期间,八位县长走进演播室为他们家乡的农产品代言。确山县在4小时内卖了8000个红薯,阳曲县卖了8000个小米,西峡县的副县长刚刚坐下来,订单就蜂拥而至。2019年5月18日,砀山县副县长朱明春直接介绍了砀山特色农产品,10分钟内完成营业额150万元。

如果县长们在网上直播销售特色农产品的时候只是想创造一个“新形象”,那么内蒙古多伦县县长刘建军最近向公众展示的“形象”就更“生动”了。据红星新闻报道,刘建军在这个视频平台上拥有近10万粉丝。他利用出差和下乡的时间进行现场直播,拍摄了大量短片,击败了95%的主持人。

刘建军在通过直播和短片帮助群众解决问题的同时,他的行为也引发了很多争议:有人说他作为县长,上班是为了直播,工作做得不好。有人说他是一个表演者和宣传员。甚至有些人跑到演播室来辱骂。

刘宏建军这样做?对吗?我认为,政务直播作为一种新的县级治理尝试,还处于探索阶段。公众不需要用一根棍子打,而是应该更加宽容和包容。让我们拭目以待,让时间来检验刘建军的方法是否有价值和意义。

消除无数复杂的纠纷。作为县长,刘建军主动与互联网时代接轨,探索通过互联网治理县域,值得肯定和鼓励。有人说,在新的时代,领导干部不能越过网络障碍,他们不能越过时代障碍。这很重要。扪心自问,在全国这么多县中,有多少县领导像刘建军这样?

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,刘建军承认他在今年2月的一次活动中遇到了“网络红人”,当时他还不知道什么是“网络红人”。“互联网红”是互联网红,它出现于互联网的56k时代。就在几年前,它被命名为“互联网红”。只有当互联网进入5G时代,刘建军才知道什么是“互联网红”,其中蕴含的丰富信息让人深思。

后期融合并不意味着落后。确切地说,刘建军意识到“这件事相当重要”,并开始研究视频直播平台。他提出了“在互联网上实行群众路线,推动新媒体征求政治意见”的主张。在开始直播之前,他带头录制小视频。在越野车碾压草原的事件中,他依靠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,赢得了一场“舆论战”,成为了一名“网红县长”。

当然,不能说刘建军否认官员们不了解互联网,即使它已经连接到互联网上。事实上,许多官员了解互联网,并试图通过它。四五年前,当微信公众号非常流行的时候,很多单位都设立了公众号,甚至设立了专门的部门或指定专人来开展工作。然而,今天有多少公共号码仍然活跃在互联网上?热潮过后,留下了一根羽毛,写得非常“尴尬”。

原因是什么?高高在上,脱离实际,装腔作势,抄袭文件,我们能在网络时代收获公共交通吗?刘建军获取流量的能力离不开他对互联网传播规律的坚持。更重要的是,他可以降低自己,深入基层,深入群众,说出他们的话,关心他们的事情,解决他们的问题。普通人很难不喜欢这样的官员。

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官员能在网络时代找到一个管理政府的好方法,有勇气和能力深入到n

巴士海峡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ipw2013.com 技术支持:巴士海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