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苏总的老婆,不是你上位的工具,苏总说,让你滚!

2020-03-15 点击:1269

苏佳别墅。

韩h画着精致的浓妆,妩媚的红唇充满诱惑,穿着高跟鞋,慢慢走下跑车。

她是故意的。

她知道爱着又对苏充满抵触情绪的会让自己很尴尬,很苍白。

如果你比较它们,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她迷人而明亮。

也许,就连苏也会对自己有着深厚的感情。以后的事情会更容易处理。

她下了车,正要进入别墅,保安拦住了她:“喂,你在找谁?”

她摘下墨镜,害羞地笑了笑:“我在这里找你的小女人,南林。”

保安依旧无动于衷,拦住她说:“对不起,邵太太没有让你进去。”

韩旭有点焦急,大声喊道:“这怎么可能?我刚给她打电话了!如果你不相信我,问问你自己!”

保安面无表情:“请稍等,我去通知邵太太。”

韩赫别无选择,只能在门口等着。

当南林出来时,她迫不及待地等待着。

“南林,你怎么了?为什么这么慢?”

南林冷冷地看着她,知道她是来勾搭苏沐金的,她觉得有点不屑。

"对不起,我刚洗了个澡。我能为你做些什么?”

“我们进去说外面很冷。”

“不。”南林拦住她:“我们在这里谈吧。苏不喜欢外人进入他的家”

她把“外人”这个词咬得很紧。一直在监视的苏听到这个消息,不禁大吃一惊。

在他眼里,温柔的微笑变得更加强烈。

他嘴角挂着微笑,扬起眉毛,饶有兴趣地看着显示器。

韩赫无助地站在门口:“南林,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,不仅是我,还有李都很爱你。他在外面跑来跑去,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壮,然后他就能救你了。因此,为了的缘故,你也必须多帮助他,多谈谈苏,以便你能早些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南林无言以对,说道:“这就是你晚上来看我的原因吗?”

韩旭震惊了。我不知道一向性格软弱的南林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固执:“当然不是,我想让你帮我。我想进入苏拥有的公司。请帮我安排一下。”

南林斜眼看着她:“怎么会?”

韩赫没有看到眼中的不屑,继续喋喋不休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叫苏给我安排一个主管?人民苏丽珂金木可以?晌芡场6砸桓鱿裎艺庋聿暮屯饷驳呐死此担鲆桓銎胀ǖ墓驮辈痪褪抢朔讶寺穑块抑滥闶俏易詈玫呐笥眩欢ɑ岚镂业模遣皇牵俊?

南林有点不可思议。这是哪种奇妙的大脑回路?

为什么你上辈子如此努力地想成为她最好的朋友?

她愤怒地笑了笑,冷冷地拒绝道:“你的想法不小,就从一个高级官员开始?我帮不了你。请你自己问他。”

苏站在监视器前,突然看到她皱起的眉头凝滞了。

南林,他听得很清楚。

她直接拒绝了韩赫的建议,她的表情非常轻蔑。

所以,她一点也不喜欢韩笑的离开,也不想帮助他们对抗自己?

苏闭上眼睛沉思。他们这两天的关系总体上很融洽,没有他想象中的针锋相对。

因此,这些无耻的男人和女人向南林灌输那些让他们感觉困难的话!

苏忽然面色一沉,眼中揉揉怒火。

看到监视中的韩赫抓住南林的袖子,看似恳求实则强迫,他突然沉下身子,拨通了门卫的对讲机。

"来人,让她走。我的妻子苏沐金不是你用来达到顶峰的工具。”

看门人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信息机器:“苏总是说,让你去吧,他的苏的妻子不是你的上级工具。”

南林和韩同时站在同一个地方愣了一愣。

"他是什么意思?摆脱我?还有,谁想上去?”

韩h慌慌张张,正要上前理论,四五个保安冲了上来,走出了房间,“对不起,小姐,请离开这里。”

南林几乎没有反应。

她没想到苏会在外人面前这样保护自己。突然,她感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看到韩被人推走的样子,她头上的发型很乱。一些穷人看着她,举起他们的手,轻轻地挥手,轻轻地唱着:“再见,再见,再见,再见,再见……”

声音并不响亮,但足以在现场被听到。

保安咬着舌头,尽量不笑。

韩赫更生气了,伸出手臂说:“松开我!我自己去!”

她被保安释放,痛苦地看着南林,转身走向汽车。

"停,我觉得你很棒。"

南林甩甩手,转身走进别墅的正门。

班长苏在后面。皱起的眉头突然停滞不前,慢慢地蔓延开来。眉毛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微笑。

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放松过。他的肌肉和骨骼似乎被七条肌腱和八条静脉打断了。甚至血液循环也比以前顺畅了。

他所有的愤怒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当他想起以前的一切时,他的心突然刺痛了。

他不应该对南林发脾气,也不应该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。

如果她不开心,他?崾芸唷5彼牡氖焙颍岣潘?

苏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这一次,他做了错事。

他关掉监视器,站起来走向南林和他的卧室。

书房离卧室只有一面墙,门没有锁,里面有急促的声音。

南林正在洗澡。

苏的笑容几乎遮住了她的整个脸庞。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,她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美丽的画面。她手里拿着一杯凉茶,不停地啜着,压下心头的怒火。

愤怒越来越强烈。他干脆平躺在床上,静静地躺着,等待南林洗完衣服。

"啊!"

心情很好的洗完澡走出房门,看见苏躺在床上,手里抓着浴袍,大声尖叫着。

苏躺着有点朦胧,几乎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做什么,他英俊的脸上挂着迷茫的眼神,到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。

回首往事,我看到了南林震惊的脸。他也惊呆了。

两面派和愚蠢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苏做错事时坐起来,突然觉得自己不能丢脸。他慢慢地坐起来,又摔倒了。

“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南林咽了咽口水,慢慢走过去,看到他紧闭着双眼,颤抖的睫毛下藏着一双假寐的眼睛。

她立刻穿上睡衣,一言不发地坐在他身边。她仍然很生气。

她尽力为他做饭,但他却随手关门,让总统生她的气。

"去睡觉吧。"

苏伸手把倔强的抱在怀里,倒在床上。

南林没有任何保护,正要挣脱,突然听到苏的声音:“我不会碰你的。去睡觉吧。”

南林没有再动。

空间有限!

全文作者微信公众号,碧琴阁,关键词,苏

图片来源网,请联系并删除侵权行为。

巴士海峡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ipw2013.com 技术支持:巴士海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